圖01 《愛‧慕》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作者:李梓潔

看似平實恬淡的主題卻以震撼開場,隨著男女主角寫實細膩的演出,觀眾看完一個優美但哀傷的愛情故事,是首生命悲歌嗎?……不全然。生命的價值不在其長短,愛情的真義也不在曾經的青春美好,相愛的兩人如何一起面對「生命凋零」,反而是一門艱深的人生課題。

全片除了一場音樂會,場景只有男女主角喬治與安妮退休後居住的屋子,淡雅的擺設,濃郁的書香,一台靜置客廳的鋼琴。安妮的一句台詞和幾個精簡的鏡頭,就輕輕描繪出兩人的身分與退休後相持相守的恬靜生活。而全片鏡頭最多的莫過於那個阻隔內外的「玄關」了…。老夫婦家有個很寬闊的玄關,將內室與大門隔出一個不小的距離,許多的對話、安妮艱辛的復建及電動輪椅的操作學習,都在這個空間演出。喬治守護兩人的家也守著老妻,更守護她的尊嚴,到了後期連自己的女兒來訪,也會鎖住房門,僅僅進駐客廳,外人更是只能進到餐廳。「玄關」就像他為老妻築起的牆,然而,阻絕了外來的不速之客,何嘗不也將自己反鎖在門內?

喬治眼中的安妮是如此的美麗與優雅,她的病容與病況殘害的其實不只她自己,更是侵蝕著丈夫的心靈。一個是看得見的凋零,另一個是說不出的心蝕;「執子之手,與子偕老」是多美麗的愛情誓詞,但執手容易,偕老呢?這部電影平實、也真實地呈現相愛到老的窘困。「一起變老」在年輕相愛時聽來浪漫極了,但現實呢?看著喬治努力挺立好讓安妮能撐著他肩膀站起,導演以喬治微微顫抖的背影說明了故事的主題──「愛情」可以天長地久,但「生命」卻一定會枯萎。「誰先倒下﹖」竟然是愛情最後一個考驗,為喬治與安妮的愛情深受感動的同時,又怎能不為生命的無常不勝唏噓呢?

老人照護的問題相信也是導演想探討的,尤其在西方世界,養育子女成年獨立之後就等於疏離?!片中的喬治面對外人的關懷總是客氣的應對,請求幫忙總是給予小費,可以看出兩老對於尊嚴的維護。對於不盡責的看護更是不假辭色,嚴厲的辭退。而當面對女兒進逼式的詢問時,卻堅定的拒絕甚至質疑,是體認現實嗎?突然感覺國人「養兒防老」的傳統其實很值得維護,也只有這樣,生兒育女的喜悅感與使命感才能那麼地理直氣壯且美好。

談《愛‧慕》必然不能不提及男女主角的深刻演出。演技通常免不了肢體與表情的發揮,這兩位當然無可挑剔──從老者的形體,病程的層次,到聲音表演,令人完全折服。但更難得的是兩位呈現出來的氣場,安妮(艾曼紐麗娃Emmanuelle Riva 飾)的鋼琴家氣質即使沒有正式的演奏演出(僅有一場喬治的懷想),也可以清楚的看出她曾經的優雅;而喬治(尚路易坦帝尼昂Jean-Louis Trintignant 飾)更是幾次為妻疾行,雙腿無力緩慢卻能演出著急的神態,令人無法不為之動容。而片中屢見兩人閒話生活瑣事,其關懷的眼神交會、溫暖的情感流洩,更是渾然天成、不著刻痕。

當然,編導的功力也相當令人佩服。本片的鏡頭看似簡約,卻因為場所的侷限更增添難度。於是光線的明暗代替了場景的轉換,往往在開門關門、開燈關燈之間,就可以寫出男女主角的情緒,營造不同的氛圍。聲音的變化更是細膩,除了透過簡單的流水聲製造高潮,鋼琴演奏聲音則總是在精采處突然中斷,不正是對女主角生命的無常做了最適切的詮釋!而即使在如此有限的空間裡,導演都能夠用一個似乎被破壞的門鎖、以及一隻不請而來的鴿子,來呈現不速之客對這對遲暮的夫婦所帶來的不安感,導演功力之高也就不需再多贅言了。

圖02 《愛‧慕》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swfilm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