劃破軍國主義的虛偽表象《慾虫》.jpg 

作者:小智

有「日本推理小說之父」美名的江戶川亂步(Edogawa Rampo),其作品最為人稱道之處,就在於他那獵奇陰鬱的文字,以及那病態詭譎的異色氛圍。及至【芋蟲】這部光看文字就讓人有點反胃的小說,表述中尉丈夫在戰爭中重傷,四肢慘遭截斷,顏面也傷殘,聽不到,也無法說話,而他跟妻子的唯一溝通方式,似乎就只剩下眼神交流。但畢竟中尉沒有行動能力,跟妻子也無法聊天哈拉,所以兩人就只剩下「性愛」可以療癒寂寞。想當然,面對這猶如肉塊般的丈夫,妻子久而久之也會身心俱疲。就當某天夜晚妻子從夢中驚醒,突然很想要,但丈夫卻不肯給(?)的時候,妻子於是在憤怒之下,戳瞎了丈夫唯一可以跟她溝通的雙眼。其實,丈夫雖然沒有語言與活動能力,但他至少還是可以思考的,他也自知自己是妻子的累贅,結果在最後原諒妻子對他的惡行以後,就以自殺作為了結。而題名所謂的「芋蟲」,就隱射這位宛如毛毛蟲般沒有四肢,在底層掙扎蠕動的丈夫。

來到2005年,這部小說被耽美派導演佐藤壽保(Sato Hisayasu)改編成同名短篇影像,收錄在《亂步地獄》(Ranpo jigoku)四短篇當中的其中一篇。當時角川影展有放映過,只可惜作品流於表面,內容也有多處背離原本小說中的描述,是部令人失望的改編。然而相同作品,這回交到另一位左派情色導演若松孝二(Koji Wakamatsu)手中,則又呈現另外一番樣貌。改編版的《慾虫》(Caterpillar),導演似乎只保留了小說對人物刻畫的一些面向,像是四肢殘缺、無盡性慾等等,但卻透過性愛與人性的扭曲,將全片面向擴大到他對二次世界大戰的反思,更也像是拿著一把銳利匕首,毫不留情地劃破日本軍國主義的虛偽表象。尤其導演還在最後加入廣島核爆與戰犯絞刑等真實畫面,更加深了整部電影的批判力道:原本誓言效忠軍國主義的軍人,最後都成為戰犯遭受死刑。以此對比到片中村民,一看到天皇賜給中尉的榮譽勳章,紛紛對著他跟徽章頂禮膜拜,視為無尚光榮;只不過看在中尉眼裡,似乎也是眾人對他的一種變相嘲笑也說不定。然而就算丈夫已經脫離戰爭,但戰爭的遺毒卻又繼續在他家中緩緩擴散開來,最終形成一場家庭悲劇,想想也實在諷刺。

通篇觀賞下來,虛構的故事,配上真實的歷史,導演所要傳達的批判與反戰觀點不言自明。雖然片長不到九十分鐘,然而每個段落都緊扣主旨沒有脫軌,每個畫面都有其隱喻意涵,讓人一氣呵成看完,震撼當下心情也跟著鬱悶了起來。我相信這絕對不是單一事件,即使戰爭結束,卻給人民帶來嚴重苦難,或許世上真的就有家庭會遇到這類悲劇。然而最可怕的,更莫過是人民生活在充滿謊言的國家體制之內,卻還篤信國家的一切都是對的,國家給人民的都是好的,男人去從軍就是榮耀,男人不打仗就是娘砲,如此偏頗的觀念,如今都還存在於某些國家當中。回想起來,片中那位穿著紅衣,每天都瘋瘋癲癲的男人,他搞不懂村民當下在做什麼,他似乎活在自己的世界當中,然而當戰爭結束時,他卻是第一位得知這項消息的人,更興奮地從遠方跑來跟女主角宣告戰爭已經結束。我想,雖然他像是整個事件的旁觀者,但當所有人民都陷進國家體制及謊言而不自知的時候,他或許就是唯一跳脫在外,看似愚笨卻一點都不笨,也是最清醒的人物,也說不定了吧。

 

原文出處『小智的電強迫症

 

全站熱搜

swfilm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