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廖志峰

希望能這樣不斷旅行下去……《無疆的騎路》 / 殷士閔

三個異想不到的朋友因命運而交錯在一起,一個妥瑞症:一個厭食症:一個強迫症,這三個迥異於一般的青年男女,半夜坐上偷來的車子,闖出醫院,他們會開展出怎樣的公路旅程?

男主角文生罹患妥瑞症,在母親的葬禮上因情緒激動,克制不住抽筋、飆髒話的舉止,數度打斷進行中的追思禮拜,讓與會者錯愕不已。葬禮結束後,身為政治人物的父親,立即快刀斬亂麻,將他送到醫院安置:一方面希望可以治好他的病症,一方面卻更像是處理一樁棘手的醜聞事件,丟到眼不見為淨的醫院。剛逢母喪,又遭到親情二度遺棄的文生,勉強住進醫院,遇到一個患有強迫症的室友阿歷,亟具潔癖,只玩著公仔,和聽著巴哈音樂度日……新的生活,需要適應。在醫院中,除了他的室友,真正和他交談、互動的是患有厭食症的瑪琳。醫院的集體治療是不是真能緩和他的病症,猶不可知,但厭食情況嚴重,即將遭醫院強制灌食的瑪琳,為了迫在眉睫的灌食危機,偷了主治醫師的汽車鑰匙,還慫恿文生和她一起逃出醫院。文生一心只想完成母親的遺願:再看一眼義大利的海,再者也想反抗父親的安排,於是收拾簡單的行李,順手拿了阿歷的巴哈CD,搭上偷來的車,神不知鬼不覺地要離開醫院,但半途卻殺出要追回CD的阿歷……。旅程就這樣失控地展開了。

1  《文生去看海》(Vincent Wants To Sea)是典型的公路電影,藉著旅程開展人生的探索和歷險,常看電影的觀眾,對這種類型應不陌生,但這部電影添加了三個不尋常病症的青年男女,讓這趟旅程充滿更多挑戰和難度,也因此激盪出更多笑點和火花,充滿興味。假如醫院是座伊甸園,這三個有待治療的青年男女病患卻反抗似地,選擇遠離了被保護的伊甸園,為的是要完成這樣一趟人生的旅程。三個人在旅程中不斷地彼此打氣鼓勵,慢慢接納彼此,發自內心深處的互助情感,是全片最感動人心的部分。當然,阿爾卑斯山的壯麗,灑滿陽光、如詩如畫的公路景色,遺世獨立的小鎮,不時躍入耳中洗滌心靈的巴哈音樂,和十字架似的界標,加重這種聖潔感和療癒功能,讓全片洋溢一種青春牧歌的詠嘆。旅程中最真實的挑戰和困難,則是這三個身陷病症囹圄的青年男女,因為疾病本身所造成的行為限制,而不斷產生的危機,一再阻撓著前進的腳步。這部電影其實同步揭露妥瑞症、厭食症、強制症等病症患者的生活情狀,相信觀眾在觀賞影片的同時,也會對這些疾病患者引發更多的同理心。

一趟旅程,但三人主從位置的安排,很有意思:馬琳像是舊約聖經中渾沌初始的女性代表——夏娃,一步一步把陷在妥瑞症中的文生,引出一個身心靈閉塞的真實世界,既像引誘,又像引導,母性成了一種救贖的投射;始終像個影子存在,活在自我世界中的阿歷,一直是個人生旁觀者,也因為認識這群朋友,參與這場歷險,開始慢慢敞開心扉。這樣,他們雖繞了一段路,卻也終於朝著旅程的終點――義大利海邊駛去。這個終點的海邊,既是文生母親人生最後的歸宿,也是誕育文生生命的始點。 

與這三個青年同步開展旅程的,還有文生的政治家父親,和主治醫師。這二個中年男女肩負導正這起鬧劇的重責,一如父母親角色,只是他們各懷心思。二者雖處不同的位置,有不同的價值取向,卻產生似有若無的情愫,在不預期的旅行間慢慢交心,投宿旅社時彼此似有一點火花,但一閃即逝。這種二線探索,雙軌並行的敘述,讓原本單純的公路電影文本。也豐富了起來,形成一個種強力對照,一方是代表威權的中年男政治家和中年女醫生人生遇到偶發事件,要翻轉回常軌;一方是年輕卻因疾病所設置的人生柵欄,要極力衝撞,因而成就一場意外的旅程。這段旅程最終成了一趟珍貴的人生療癒之旅。

2  本片是當年感動全球的電影《當櫻花盛開》製作公司的年度溫馨鉅獻,也是本屆「德國奧斯卡」最風光的電影,勇奪最佳影片「金蘿拉獎」及最佳男主角雙料大獎。繼征服了美國的加州國際影展、克里夫蘭國際影展之後,在德國巴伐利亞影展上又大放異彩,共計奪下四座「觀眾票選最佳影片」大獎,可說佳評如潮,獎聲不斷。一條通往南方海洋的國際公路,三個不完美又執著追求人生的男女,讓觀眾在峰迴路轉的情節跌宕間,笑淚交織,感受生命的感動與驚奇。公路的盡頭,是海,但也是另一段旅程的起點,翻轉回來的人生,開啟新的可能。

 

全站熱搜

swfilm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