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帶調音手術實況搬上大銀幕《上帝的男高音》觀眾「看」為觀止!

撰文:陸達誠 神父

海鵬影業公司近期發行一部新的電影:《上帝的男高音》,實在太好看了,不看可惜。

【時代雜誌】推崇它為「百年一遇的好聲音」,曾獲選為金馬國際影展、上海國際影展及釜山國際影展的觀摩影片。介紹我去看這部電影的朋友說自己看了異常感動,熱淚盈眶,我去了,看了,也被強烈地震撼,屢次忍不住掉下眼淚。

主角裴宰徹(韓藉)自米蘭音樂學院畢業後,橫掃歐洲所有歌唱大賽的冠軍,轟動了全世界。日本一位歌劇經紀人澤田在德國聽了他主唱的「杜蘭朵公主」後大為震撼,勸服了他去日本發展。不料到達日本後,他發現自己罹患甲狀腺癌,必須切除部份聲帶。手術使他渾厚高昂的美聲消失了。在極端沮喪的心情下,太太協助他以信仰恢復信心,並說服他接受進一步的治療。終於澤田說動了已退休的頂尖的喉科專家為他執刀。在局部麻醉的手術中,為調整他的聲音,醫生要他試唱,他唱的是「奇異恩典」。手術成功,聲音回來了。但醫生發現他的橫隔膜神經受損,中氣不足,無法唱出最高音。但澤田有信心,讓他重返舞台。在他安排的一次演出中,雖然斐宰徹間唱得稍有瑕疵,但受到聽眾大大地激賞。他以後不遺餘力地赴歐亞各地,以演唱聖歌來撫慰人心。

筆者在觀賞這部電影時之深切感應,來自我有過類同的失音經驗。1986年我在政大哲學系任教,並帶領耕莘文教院的聖詠團,二者都需要聲音,雖與唱歌劇不同,但聲音絕不可缺。醫生給我做甲狀腺手術時,傷及我的聲帶,手術後完全失聲。醫生要我等半年,看神經是否可以自動接上。此法無效後,榮總張醫師再給我施行填矽膠手術。手術時我也被要求發聲,還好沒有叫我唱歌。這已是三十年前的往事經歷,迄今猶栩栩如生。該年九月開學後,選我現象學課的學生只剩下一位,而開刀前為了容納大量學生,我還須用階梯式教室上存在主義的課呢!至於聖詠團,我只能司琴,已無法帶唱了。事至今日,即使只有二小時的課或演講,我還須服用喉炎丸才能發聲到底。

觀看《上帝的男高音》這部電影時,我感同身受。我與裴宰徹一樣有神的加持,我們在極苦中依舊保持希望,相信神會治癒我們。而在治癒後我們都願立足在不同的舞台上為神的光榮奉獻自己的生命,用言語或歌唱來光榮天主,傳揚主愛。我們都經歷了「奇異恩典」耶!我樂意向大家推薦《上帝的男高音》這部好電影,請勿錯過。最後,謝謝海鵬影業提供給我們這部超級棒的藝術電影。

 

swfilm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