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RIGHTphoto-jerome-prebois-adcb-films-ressources-2017-08-21__W3S0532+HD.jpg
由 銀色快手(荒野夢二、淳一書店主人) 撰寫、提供的《天上再見》影評
-
昨晚(1/3)我和小葛去台北看一部詼諧幽默又悲傷的電影。
它改編自法國當代小說大師皮耶勒梅特(Pierre Lemaitre)的同名小說《天上再見》AU REVOIR LÀ-HAUT 聽說在法國已經銷售超過一百萬冊以上,故事裡的巴黎很迷人,戰爭很殘酷,人心很難通過考驗,財富與名聲猶如浮雲,荒謬的人性和復仇的意志,在光明與黑暗裡彼此較勁,故事內容充滿衝突性,畫面又非常的美,帶有一種荒涼與夢幻交織的詩意。
  
 
據可靠的消息來源指出,一次大戰的時候許多人死於戰壕,那裡是個極度可怕的地方,大部分戰壕全都是虱子,有些人幾個月都沒有洗澡,虱子多到士兵們必須彼此抓完虱子才能輪班睡覺,有時候他們會把虱子用火烤熟,並不是增加蛋白質,而純粹是一種娛樂,因為戰壕裡實在太無聊。如果不幸遇到敵軍在戰壕施放神經毒氣,最好的解決方法就是用尿液噴灑在布條上然後掩出口鼻,尿液裡的化學成分能有效抑制毒氣吸入體內造成傷害,聽起來好噁心噢。
 
 
像電影裡俊美的男主角用水彩在戰壕裡進行寫生,在旁人眼中是非常夢幻的畫面,我第一個想到的是他的顏料從哪裡來,該不會是從家裡帶去一整箱吧?(重點劃錯)戰壕真的是一個生存條件很糟糕的地方,不只是法國的戰壕,德國的戰壕也一樣,所以對於那些從戰場上倖存的人們來說,戰壕的恐怖記憶終其一生也忘不掉。
   
 
那些傷殘的軍人好不容易回到家鄉,但戰後的社會變化劇烈,很多人都無法馬上適應環境,重返日常生活,這時候主角艾德華和戰場上引發慘事的中尉,各自有了命運的牽連與巧妙的安排,中尉靠著濫挖墓地隨意埋葬殉國戰士的遺體大發戰爭財,與主角的父親又有商場上的合作關係,表象與真實之間的斷裂可以從許多細節上看出來,艾德華的藝術才華在他愈顯華麗的面具上表露無遺,同時也指出資本家在戰後積聚財富,那種紙醉金迷的浮華與虛假,人們的生活奠基在欲望的滿足,卻漠視真正需要被救助的人。
  
 
人們會需要面具去隱藏或偽裝自己,通常都有它背後的動機,身分地位財富擺在優先,卻失去身而為人應有的靈魂,失去靈魂的藝術只是財富的陪葬品,艾德華從小就失去寵愛,得不到父親認同,對自身的存在感到懷疑,偏偏他父親就是個討人厭的資本家,父子關係瀕臨決裂,這些衝突加劇他身心的摧殘,使得他萌生復仇的意念,於是他設想了一個買空賣空的騙局,要他最信賴的戰友亞伯去執行,這就是全片最關鍵的故事情節,很喜歡這段過程的演出,它強化了戲劇張力,又突顯出社會虛假偽善的部分,可說是極盡諷刺之能事。
  
 
我喜歡透過亞伯被審訊時,娓娓道來的故事倒敘,一幕幕述說那些旁人未曾眼見的事實,表面上的喜劇底層包裹著濃郁化不開的苦難與哀愁,小人物的悲愴與上流社會的浮誇,形成了強烈的對比,最後在摩洛哥憲兵隊的故事收尾更是神來一筆,我幾乎相信那是出於真實的人物情節,並為此而掉淚,前塵往事都隨著某人的驟逝而化為雲淡風輕,是誰犯下的錯,是誰闖的禍,是誰背負了罪愆好像都不重要了,一切都可以重新開始,米蘭·昆德拉說過:「一切都預先被原諒了, 一切皆可笑地被允許了。」
 
 
那就是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輕吧。
  
 
文 / 銀色快手(Silverquick) 
2018.01.04 AM 10:04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海鵬電影

swfilm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